。個人簡歷 。創作自述

photo
關於作者 About author --> 創作自述

肉蘊—人的本能感官感覺

文/黃志偉

   層層覆蓋的筋絲薄膜穿梭編織成一面油脂皮膜,支撐物表面與顏料層膜,黏密膠合成一平滑面,直接接通我們的感官感覺。

   「肉蘊」,直指當代「人」的處境與「人」的存在問題。我們的世界或者說我們感官所感知的世界,是否為身為「人」之本能所感知的真實?是否我們的五官感覺已趨近麻木無感?所有的觸覺(眼、耳、鼻、舌、身乃至於意)已不再細膩如初,靈魂與身體的結合是否面臨崩解…

以食為名
  現代人的「吃」,早已超越維生的需求。婚喪喜慶、生小孩、中大獎,反正不管如何、任何理由都要吃,且無所不吃!「吃」,涉及色、香、味俱全的品味亦關乎虛榮炫耀,不僅要吃的好、吃的精緻、吃的味美更要吃的有頭有臉。這種盛況在台灣更是舉世聞名,也不用跟人家爭,永遠的都可以說:「叫我第一名」。從電視上許許多多教人作好料、吃好料的美食節目與紅遍台灣各地的夜市小吃,台灣「吃」的文化可說是世界最厲害!這種現象無形中形成了一種社會集體意識,帶出營養過剩、消化不良、肥油過多、血糖、膽固醇等的人體各項功能指數爆高的文明病症。處於這樣的環境氛圍,要不抱持幾分警覺或者禁慾主義,著實還真難逃色香味的刺激誘惑,連筆者個人也都經常陷入此一矛盾中。

  以黑鮪魚那入口即化的油膩傳說來觀看此一現象最為經典,被稱為松阪生魚片的前腹,有著誘人的油脂花色挑動你我的食慾味蕾。強調肉質鮮美、入口即化的宣傳標語(slogan),將肉片與口的「觸感」昇華成一種高級享有的幸福感受與虛榮崇拜,吸引著來自四面八方的饕客前來朝聖。然而入口真能即化嗎?假若是又如何呢?當然眾人的口感品味不一,所吃到的肉質情狀也不一,感受自然會有所差異(也如同我們對視覺藝術的品味)。但差異裡總是會有著滿口的鮮腥與油膩,夾帶著些許反胃與穿鑿附會的盲從附和眾人之感,生怕自己沒享受到同眾人一般的幸福滋味,卻也不願承認生肉的難嚥油腥。物—Toro,挾著昂貴姿態在朝聖的氛圍裡,視、嗅、味觸覺穿梭交錯啟動著我們的感官感覺,也混淆了我們的感官感覺,影響了「人」的行為意識層的錯亂敗壞。

  以食為名,經由單純的人的口腹味蕾,即「品味」這一味覺層次,做為「人」的本能感官感覺問題的開展探勘,逐漸延展至我們的視觸感官感覺。

以肉為名
  假設,我們將「肉」的漢文造字結構作一執意的想像拆解分析,則可見到在字型的框架內包覆著正與反的兩個人字型,正在下反在上且超出字,字型框架意味著人的軀殼輪廓,而正反兩個人字型則猶如我們的靈魂與身體,一上一下的平行疊合在字型框架內而組構出「肉」字。透過這樣的拆字解字,似乎在「肉」的造字思考中已經蘊含著深刻的底蘊,潛藏著在肉體與靈魂的結合關係下,肉,才得以成「肉」而擁有其生命運動的機能活力。然而,我們的靈魂真能控制其所依附的肉體嗎?事實上,肉體與靈魂的關係是各自獨立且互為主體的。肉體有其獨立的運作機制,當其內部功能失衡時靈魂是無法控制「牠」1 的,而靈魂只能就其精神意志來為肉體做某一程度的控制與保護。例如,我們人類的身體本來就是依靠著本能維持著,有誰知道我們的那一部分頭髮何時會長出白髮、皮膚的那個部分會出現黑斑、受傷的皮膚事後都能回復原狀等,這都是人的本能力量所致的2 ,因此肉體是個獨立存在運作的個體。

  以肉為名,作為創作表現的主體。肉在此,既非屬於人的也不再是黑鮪魚的,將肉體層層抽離與解剖切分為一片片的血塊肉糜,脫離拋棄了原屬存在機能記憶,自我獨立成一個活的生命體。牠們各自獨立也各有其存在的面向,存活於你我感覺的意識場域中,在與目光交會的凝視時空中展現光采。

人的覺知
  今日,我們的世界我們的當代「人」的生活,在科技理性的宰制與綿密龐雜的網際網路虛擬世界中沉溺,超速的資訊化與混淆的多元價值,改變原有的社會結構也改變了人與人之間的時空關係。眾多媒體環斥的疲勞轟炸下,還未來得及消化的超速感,讓人的本能無法跟從反應,成為一團活的屍塊盲目的行走著生命。憂慮、躁鬱、無歸屬感、精神官能異變等所有的負面現象皆指向人的本能感官的喪失。

  雪萊的雲雀能夠感受到,我們這種自我意識強烈的生物絕對無法感受到的深層無意識的喜悅… 3

  我們的五官感本能若與其他生物相較,或許除了靈魂層次較為高等於其他之外,就動物性本能而言便有極大的落差。以雲雀為例,我們所謂的快樂或者稱之為幸福感受是否是所有生命體中最高級的呢?因著我們強烈的自我意識或許我們的喜悅層次真的比雲雀來的低落,更何況在這機械科技虛擬的時代,我們的諸多本能功能已在逐漸減弱消失中,五官感的敏銳細膩度亦跟著粗糙拙劣化,自詡為萬物之靈的我們,我們的靈魂都可能需要靈魂的義肢來輔助度過人生!

  五官感的靈敏細膩度的找回,其主要目的當是提升我們的精神靈魂層次與智慧。這樣的說法看似悖離佛經所云之清靜自性之回歸,但實則不然。五官感(眼、耳、鼻、舌、身)—色蘊,為五蘊(色、受、想、行、識)其中之一。而五蘊乃為妄執痛苦之根源,為何還要喚回苦根而庸人自擾之呢?

  《楞嚴經•卷十》『阿難。是五受陰,五妄想成。汝今欲知因界淺深。唯色與空,是色邊際。唯觸及離,是受邊際。唯記與妄,是想邊際。唯滅與生,是行邊際。湛入合湛,歸識邊際。此五陰元,重疊生起。生因識有,滅從色除。理則頓悟,乘悟並消。事非頓除,因次第盡。』 4

  五蘊妄執的生起次第乃是「識、行、想、受、色」,所以其破除次第也就是反向的「色、受、想、行、識」。五蘊,事實上就是覺知境界的五層存在次第。這五種層次,就是覺性的五種妄執障礙層次,也就是存在萬象的顯化層次,對應了菩薩修行習證的漸進次第。5畢竟,我們無法如六祖惠能般的頓悟,若要追求更高層的智慧,則需要以身為「人」的基礎條件依次第來修行證得。人類理性科技文明的進化實則為進步的退化,因而需要喚醒與回歸人的生命本能,讓人真正得以成「人」,「人」才擁有其生命存在的尊嚴與價值。

 

註:
1. 「牠」字的使用,為表述肉體的動物性性格。
2. 參考自 石原結實 著 空腹力革命,三采文化出版 p.46。
3. 雪萊為科學怪人的作者,這句話引用自日本動畫「攻殼機動隊II」,導演:
 押井守。
4. 參照引用自維基百科網站http://zh.wikipedia.org/zh-tw
5. 參照引用自維基百科網站http://zh.wikipedia.org/zh-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