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現•澄波萬里-陳澄波作品保存修復展 再現•澄波萬里-陳澄波作品保存修復展

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再現•澄波萬里-陳澄波作品保存修復展
再現•澄波萬里-陳澄波作品保存修復展 專文 Literature

正修科技大學 藝術中心

回上頁

嘉義街中心(局部) 91x116.5cm 1934

從陳澄波的文字窺探其創作觀點

 

陳水財 ∕台南應用科技大學美術系副教授

1940年6月陳澄波在《台灣藝術》發表了〈我是顏料〉一文,文末寫道:「在美術展覽會場上擺出時,受到眾人的褒獎,『呀!真好哪!優雅的畫啊!色彩很美啊!』感覺很好,但是迄今我們所受的種種辛苦,實在不是三言兩語可以交代的。」

陳澄波此文以油彩自喻,口吻極為感性,生動的道出創作歷程的艱辛。陳澄波一生對繪畫秉持著狂熱的追求精神,而其繪畫風格鮮明,在台灣美術史上獨樹一幟。基於對陳氏風格的興趣,本文試圖從其留存有限的文字中爬梳,藉以窺探他的繪畫創作的觀點。

在顏娟英編著的《風景心境》中,收錄了陳澄波發表於1935—1937年間的四篇文字,其中部份談及他對創作的看法,這對了解陳澄波的創作觀點是相當珍貴的資料。這四篇文字依年代序為:〈將更多鄉土氣氛表現出來—不可僅熱中於大作台灣畫壇回顧〉(1935)、〈製作隨感〉(1935)、〈美術季—作家訪問記〉(1936)、〈美術的回響〉(1937)。

〈將更多鄉土氣氛表現出來—不可僅熱中於大作台灣畫壇回顧〉,主要是對當時美術環境的觀察與陳述,文中也對當時熱中於創作二百號以上大畫的風氣提出他個人的看法,對於創作方面只在文末約略提到:「作品只要技巧高妙便具有價值,同時能表現自我也很重要,又還要讓鑑賞的人也能滿足。」「我想只要儘可能琢磨我們純真的心理狀態便可以了。」

〈製作隨感〉收錄在〈台陽畫家談台灣美術〉篇中。陳澄波在文中強調要「觀察自己,研究自己,瞭解自己」;論及文化認知的問題時則提到倪鑽、八大山人、梵谷、雷諾瓦等中西畫家。至於對繪畫的觀念則認為:「將實物理智性地、說明性地描繪出來的作品沒有什麼趣味。即使畫得很好地缺乏震撼人心的偉大力量。任純真的感受運筆而行,盡力作畫的結果更好。」

〈美術季—作家訪問記〉是一篇訪問稿,被認為是「陳氏本年(第十屆)台展創作的苦心談。」陳澄波談到創作時提到:「動手作畫時第一個遇到的問題便是如何選擇題材」,接著再依次解決色彩、調子、明暗等問題;並認為需要「事先研究、吟味所畫場所的時代精神,該地的特徵等,便具備作畫的好條件……」「正因為如此,若因故本年的台展作也從這裡(淡水)取材。」並詳細敘述其畫作《淡水》一作的作畫過程:「面對的右方出現小高崗,左方山崗前面為農村,其間挾著蜿曲有趣的田圃。背景為曾經引起問題的淡水中學校舍在最後,利用前景水田田埂的曲線,表現全畫的線條韻律感,斜行的道路截斷前景與中景,並且利用道路的色彩增加前景明朗的快感。然後配置兩、三位點景人物,田圃的蜿蜒加上幾隻白鷺,全畫的精神中心便在於此,這是我努力的結晶。」

〈美術的回響〉一文除了大力呼籲「借此(台展)十週年的機會,大規模地舉辦美術紀念祭典……好好地發揮我南方熱情」外,並對創作方式提出肯定明確的程序,即:「目擊(參觀)—實地應用—檢討(批評)—訂正補筆—成品(完成)。」

〈美術的回響〉的發表是在他1936年東京之行歸來之後,文中提到此次東京行的目的是:「要觀察美術作品,而且要再次以學生的心情好好地研究,認真努力創作。」因此所提出的創作程序顯然是歸結多年作畫經驗的心得結晶。

以上四篇文字發表於1935~1940年間,距1926年以《嘉義街外》入選帝展已十年,已進入畫家創作的成熟期,因此說法均足以代表其觀點。茲就其文字中的觀點歸結如下:

一、題材的選定

陳澄波創作以風景畫為主,題材在此意指寫生地點的選定。以陳氏有關台灣的風景作品為例,以嘉義及淡水的畫作最多。嘉義為其故鄉,可理解為地緣關係,而淡水為其特別選定的作畫地點。淡水具有地貌上的特色,而紅瓦紅磚的建築亦具鄉土色彩,頗能回應當時對「南國色彩」的追求;在地形上,依山傍水的建物,便於從高處俯瞰,更符合陳氏一向喜歡高地平線的構圖風格。可見寫生地點的選擇的重視。

二、純真的表現自我

「純真氣質」是陳氏風格中最大的特色。他無論畫人物或風景都保有一股稚拙之氣,甚至帶點「素人」畫風。陳氏能考進東京美術學校,並接受嚴格訓練,甚至獲得「帝展」認同,自不能以「素人」看之;他反對「理智性、說明性地描繪」,強調「任純真的感受運筆而行」、表現「純真的心理狀態」。「純真」是畫家的氣質,也是他藝術追求的重要目標。

三、對作品完整性的要求

陳澄波對作品「完整性」的要求極高,每件作品都經過一再錘鍊,才肯完成示人。陳氏所提出:「目擊(參觀)—實地應用—檢討(批評)—訂正補筆—成品(完成)」的作畫程序,可在其作品中厚實的顏料疊層及一畫再畫的線條中得到印證。畫家看似隨興的構圖與畫風,其實都是千錘百鍊的苦心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