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與反古典

達文西的蒙娜麗莎到畢卡索的哭泣女人

演講者:蔡獻友 老師

1999.11.9 10:00 Am

 

  女人的肖像在古典與反古典的演繹互動中,呈現出多樣且多貌的式樣。在希臘古拙時期,其受到了古埃及的式樣影響,古埃及人像雕刻特色在其身體表現較純化,雕刻中的人物均無笑容,眼睛永遠直視前方;而壁畫人物則在我們的眼中是較平面的,側面臉、正面身,手與腳的描繪也隨著臉部的方向。而到了15世紀文藝復興,達文西不但在其描繪的人物臉上開始有了笑容,並將科學的知識與藝術結合而創造出<蒙娜麗莎的微笑>,而其嘴角上揚的神秘微笑,彷彿來自希臘時期的古拙微笑,達文西在繪這幅畫時使用了「空氣透視法」來處理蒙娜麗莎的背景,使得愈後方的景像愈模糊,且使畫中的蒙娜麗莎更具有立體感;其並採用「漸暈法」,使畫面局部不清楚以突顯主題的人物更清晰,在當時這種畫法是一創新。

  在希臘古典時期強調理想美的呈現,髮尖到眉尖,眉尖到鼻尖,鼻尖到下巴的比率須為111,頭與身體則以17的優美的人體比例,並以裸體表達崇高的精神美。在希臘化時期(BC323~30)是注重視覺官能美感,頭與身的比例已經轉化為18的優美形式。而在十八世紀新古典主義之下的肖像畫,強調的是復興古代希臘、羅馬的美術精神和理想美,在那時繪畫人像的方法多採S型構圖,而且如畫作裡的人物是神祗,則她的眼神不是往上看就是往下看,且不會有焦距的產生,所以從她們的眼神可分辨出畫中人物是神還是人。19世紀以前的女人在藝術家的眼中有演不完的角色,但她永遠是美麗的。但是到了20世紀,就有一群畫家希望改革,打破古典畫法,這時所畫的女人就漸漸開始不再依尋著S型畫法,也不再注意臉部、身體比率的畫法,其有一部份也是受到新思想潮流以及日本浮世繪版畫的影響。

   
 

最早的基督教藝術是在羅馬石灰窟的地下墓穴開始,而真正為福音和聖經作圖解的宗教繪畫為達文西米開郎基羅拉斐爾均為文藝復興時期。在「西恩那畫派」中的聖母表情木訥呆滯,以代表「神」無七情六慾,區分人與神的不同,而且身體大部分都被拉長、扭屈,衣服皺折多。而拉斐爾的聖母則不再拘限於聖母只能高高在上的偶像形象,而是端莊、秀麗和祥福的人間母親形象,因而作出了<花園中的聖母>及<草地上的聖母>的畫作。聖母所著之服裝均為紅色與藍色,紅色代表謙悲慈愛大地、藍色代表崇高天國之母的形象,此時期的畫作還是依循著嚴僅的古典畫法。 

  到了以希臘神話繪畫時期,是以有關神和英雄之類型的人物和故事來作繪畫,以表崇拜與信仰,所以在文藝復興初期,神話故事便成為藝術家表現的題材。而在波提且利的<維納斯的誕生>中,便可以看出這時期繪畫的手法漸漸的不再遵守古典畫法,而有所改變。而「威尼斯派」中提香的<晨起的維納斯>其畫風最大的不同在於眼神是直視著觀畫者,而不如以往的,神的眼神只往天上或地下看,且無焦距的畫法。在18世紀的畫家霍迦斯作了<時髦的婚姻>系列作品裡的新婚時期,就如一篇故事般,畫裡的仕女不再優雅的呈現女性美,而有其肢體動作在。19世紀末漸漸的題材不只拘限於聖母、神話人物,畫家也開始替貴族婦人作畫了,而這時的畫法也就有點脫離了古典畫法,如在「印象派」馬奈的在<草地上的野餐>就是一例,因沒有按古典式的畫法,而用大膽的筆觸和對比的色彩,在技法和風格上違背了傳統。在畫中兩個大學生與一裸女同坐在草地上,後方有一女子正在沐浴的景象使得當時的社會人士引起軒然大波。之後的<奧林比亞>的畫風也是引起了一場爭論,因為其不同於素來的裸體像,人物的表現太平凡,幾乎像是個娼婦。到了「新印象派」更是突破以往的作畫方式採用「點描法」,其作畫方式嚴格的禁止在調色盤上把各種顏色合而為一,所有的顏料都應一小點一小點的維持原色。如秀拉的<禮拜日的下午>就可代表這時期的畫風。而「後期印象派」的畫風則受到東方藝術的影響和照相術的出現而有了更大的改變。塞尚即是那時所產生的畫家,其畫法即採「外光畫法」是非常的圓滑開朗的,所作的構圖大多是三角形,尤其是<水浴圖>裸體群的線條簡潔大方。他把自然分成面、圓錐、圓筒、球形體,再把他們重新組成,這可從<塞尚夫人>這幅畫中看出。

  在藝術家眼中的女人是最理想最完美的模特兒,在宗教信仰時期,女人是聖母;在神話時期的女人,是美神、花神、月神;在君主專制時期的女人,是皇后、公主、嬪妃、伯爵夫人、奴俾;在中產階級共和時期的女人,是貴婦、美麗的小姐。但是到了現代,女人卻不再被尊崇為完美的代表了,如馬蒂斯的<裸婦>以簡單的線條和色彩所構成,而畢卡索的「立體派」使得人物畫法在以往的古典畫法中更是一大推翻,畢卡索的這種畫風人們便稱為「立體主義」,畢卡索利用線條結合成部分的畫面,然後再照自己的意思構成立體形,他由各種角度去觀看所要畫的題材再將之組合在一起而形成。在<阿維孃的姑娘>一幅畫中的每個裸體少女的身子,都被分成幾個簡單的幾何

 

學形體,一眼看去,好像是用器械鑿成的木彫。在其<哭泣女人>一畫中也可看出這種全部混成一幅的表現。關於<哭泣女人>又有一個小故事,畫中的女人是畢卡索最愛的女人,也是他的第四任情婦,但當畢卡索有了第五任情婦時,他的第四任情婦受不了因而發瘋了,並且拿刀要砍畢卡索,所以畢卡索便畫了這幅畫。從古典達文西的<蒙娜麗莎>到反古典畢卡索的<哭泣女人>各個時期對女人的畫風均不一樣,所表現的方式也都不同因而形成了各種不同時期的作家與畫作。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