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土壤‧山頭開花

文/正修科技大學 時尚生活創意設計系 專任副教授 蔡獻友

認識劉高興已是超過30年的事了,從1979年的午馬畫會健將,到今日的全才型的藝術人,他在自己的藝術山頭上,已然開滿花香遍地。劉高興畢業於法國巴黎高等藝術學院,現任陳庭詩現代藝術基金會董事長,曾獲法國巴黎銀行徵畫首獎、全國畫學會油畫金爵獎等。自己不僅是一位專業的藝術創作者並兼擅藝術評論、研究與專題策展等,特別將自己的藝術能量注入社區,如發起竹田米倉藝術家社區的規劃、萬山岩雕調查,以及藝術協助鰲鼓溼地成為國家公園,埋下藝術理想的種子。

人文土壤─藝術山頭

劉高興回憶一路走來的創作說:「藝術和生命是密切相關的。藝術是生命交流的狀態,而生活只是片面性的經驗,藝術是串起過去、現在、未來的無盡探索」。他常以生活中的體驗為母體,擷取感受經驗與生命的傳承當成創作的養分與素材。《「山頭開花」劉高興創作展》,展出劉高興 2012 -16 年的複合媒材作品,「 山頭」是指一座山的頭頂部位,很多時候也決定了一座山形的整體外貌。若就人文世界來談,常常被喻作具足能量權勢,可以影響一大群人的領導位置。藝術家對於生長的土地有著熱愛的情感,看著土地與環境,隨著人為的開發與破壞,美麗之島不復以往,為此藝術家自 2008 年於國外駐村回國後,開始進行「國土計畫」的創作行動,以國土來製作藝術的山丘。五六年間藝術家踏查了臺灣三百多個鄉鎮,為了記錄與研究每次踏查總是採集了滿滿的土壤帶回工作室,藝術家會將他們各自放置成一個個小型的土山,並且將他們製成顏料拿來創作。這些「山頭」有藝術家遊訪島嶼各地的情感與記憶,以及探問土地人群的色彩溫度,更尤其是滿溢著對生態環境破壞的憂心。

一個個來自三百多個鄉鎮的國土所形成的「山頭」佈滿藝術家工作室,藝術家以居高臨下的視野統覽這摯熱情感的生命家園,每次踏查的影像歷歷在目,內心的澎湃激動自然不在話下,於是如大地命理的〈龍脈〉、〈虎穴〉,如天象奇觀的〈星鑽〉、〈月環〉等皆超越了物質的想像,進入藝術家的冥想世界之中。對三百多個鄉鎮國土的採集是一種身體力行的實踐,一種付出行動的護持,更是行為的藝術,且進一步轉換為視覺的造形。劉高興在人文關懷與藝術創作的併行中,建構了自身的藝術山頭。

發光的花─植物精靈的璨動

植物「開花」是為了延續物種的生命,因此,為人類有意義發光令人感動的生命傳承,也算是文化的開花。「開花」源於藝術家去年受邀到台東大學當駐校藝術家的創作聯想,洛神花是台東特別有價值的健康植物,開花期和藝術家駐校的時間剛好相同,人們大都忽略了花兒的美麗花型以及植物生命的延續意義,藝術家將自身創作與花兒綻放涵義兩相貫穿,藉著植物的開花勉勵自己,繼續守護藝術的山頭,奔放花開。當代藝術有ㄧ個特質,就是不再把藝術的表現形式當成最高的指標,而是以揭揚美學思維的論述,作為藝術哲學觀的實踐。美學是審美的ㄧ門學科,藝術家把自己的審美觀點、審美理想滲透到作品中去,致使藝術作品能夠更強烈地反應人對現實的審美關係。經過從作品中所揚起的審美意識,能夠體現藝術家的審美感受、審美觀點、審美理想,使藝術具有強烈的審美性。「詩人和哲學家所見的植物是活的、呼吸著的、能表達情意的生命,是有靈魂個性的。」 洛神花在每年的三、四月播種,於十一月左右吐蕊開花,藝術家以洛神花作為審美的客體,在創作的體現中以鐵線般的線條勾勒纖細但具遒勁的洛神身軀,筆直堅挺,如十字架般的迎向日光,精神飽滿且色彩溫潤。畫面上圈繞在花蕊周遭的神祕光暈,愈使得花朵如精靈般的充滿生命靈性璨動。

福格爾(Marcel Vogel)認為,存於一切生命周遭的「生命力」(Life Force)—或稱「宇宙能」(Cosmic Force) —是所有植物、動物以及人類可分享的。一個人和一株植物可藉著分享這種能力而成為一體。「就是這種合一的狀態使人與植物互有敏銳知覺,使植物和人不但能交流,而且可以透過植物將彼此的溝通記錄下來。」 在《聖境預言書》裡九個覺悟中的宗旨就應和著這樣的體驗,它改變人類對物質世界的看法,指出人類對物質世界的新認知,在手稿預言第三個覺悟:「總有一天,人類會察覺到以前肉眼所看不到的那種能, …它會從物體身上放射出來 。環繞著每一株植物的整個生態系統,實際上是一個活的系統、一個有機體。我們發現,植物受到人類的關注愈多,就會長得愈健旺,且能看見了環繞著這株植物有如一團泡沫的白色光芒。…在視界範圍內,每一株植物身上都環繞著白色的、光亮的能場,肉眼看得見,但卻完全透明。」 人類受到植物的供養與陶冶而獲得身心的滋養,從另一面向來看─植物受到人類的關注愈多,就會長得愈健康盛旺,這是人類與植物雙向的交流與正能量發展,其關係不解自明。劉高興說:「我等待著心底的灌溉,有夠充足養分的滋補,我努力使建構出的藝術山頭開出花朵,讓他們的香氣四溢,味道繽紛,樣子和顏色驚人的亮麗,我願持續守護、願持續耕耘、持續地播種、持續讓她年年花開!」藝術家在繪畫上直接傳遞出內心對美的呼喚,呈現花卉無比魅力,用視覺形象來表現神秘和玄奧,既揭示了宇宙自然也觀照了內心世界,使外在形式和主觀情境彼此呼應。

「我觸摸這朵花的時候,也觸摸到無窮。早在人類生存在這地球上之前,無窮就已存在,而且還要繼續存在千百萬年。無窮乃是一種沉默的力量,我透過這朵花與它交談。這不是有形的接觸。它不在地震、風、火之中。它在無形的世界裡。它是那呼喚著仙子精靈的寧靜小語聲。」─ 喬治‧華盛頓‧卡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