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入符號*/
關於展覽/About Exhibition

『百變的我‧不變的我』許自貴創作展

HSU TZU-KUEY SOLO EXHIBITION

目前任教於台南應用科技大學美術系,作品風格鮮明的許自貴教授,生於臺灣高雄,自國中立志要當畫家開始,便一路朝著自己的志向努力耕耘儲備自己寫生能力,大學就讀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美術系,創作方式融入光影及色彩表現能量,展現出更精湛的繪畫技巧;大學畢業後創作方向開始朝立體主義發展。1980年於臺北明生畫廊首展,展出〈建築組曲〉系列。1985年為擴展藝術視野並精進創作能量,前往美國紐約普拉特學院就讀藝術研究所。1989年返國任教於台南家專(現:台南應用科技大學),積極推動臺灣現代藝術發展。創作至今近一甲子歲月的許自貴教授,曾多次於國內、外舉辦個展及聯展,創作能量豐沛、展出經驗豐富。

許自貴教授回憶一路上的創作歷程分享自己一直秉持著「以藝術為信仰,以創作當修行」的核心觀念,在創作中擘劃屬於自己的藝術道路,由自我摸索的寫生時期到至紐約求學後為求建立個人風格,開始嘗試從創作材料中探尋自己發展出代表性的「立體繪畫」努力不懈,如:本次展出的《新十二生肖》系列作品,運用妝點鮮豔色彩的生肖動物形體搭上可愛的人型臉孔,顛覆傳統生肖動物的表現形式、歌詠生命的燦爛與美麗,平面作品展出《獨白》則是大學時期大三升大四的創作,作品展現許自貴精湛的素描、色彩技巧,也為學生時期的學習經驗,留下完整的註記。

生活經驗的感知與成長的學習,豐富藝術家創作生命的靈魂,經時含蘊豐厚的藝術能量,蛻化出一件件精彩絕倫的作品。本展『百變的我‧不變的我-許自貴創作展』展出藝術家自1978~2015年代表作,總計將展出油畫、複合媒材等共50件。展期自2016年04月15日至2016年05月26日。誠摯的邀請您,一同鑑賞作品之美。

展出地點
正修科技大學行政大樓11樓藝術中心
展出時間
2016/3/4-2016/3/30 09:00~17:00 週一至週五開館,逢例假日休館
開幕茶會
2016/3/4(五) 10:00AM
關於作者/About the Artist

許自貴

HSU TZU-KUEY

今年60歲,耳順之年,一甲子功力,耳順意謂不管別人說什麼,已經不會影響自己的判斷和情緒,一甲子功力則說從事一個什麼研究也該有點成績了。

回顧自己的創作,一屋子的作品,從國中決定以後要當畫家,一輩子未曾停止追求,從寫生時期自我摸索繪畫表現、建築組曲、夢鄉旅行,到紐約才發現個人風格並未建立,試著從創作材料改變,先以紙撕碎黏貼畫面當肌理,變成紙漿為浮雕上色,一直到完全立體造形,從不認為是在從事雕塑,就是一種創作,立體造形完成再以油畫上色,所以自創「立體繪畫」說明自己創作,我認為這個世界本來就是立體的、有色彩的。

「以藝術為信仰,以創作當修行。」多年一直遵此生活,每天只要有空就是思考藝術、力行創作,沒有其他雜事,一天可以創作十幾個小時,有人問我不累嗎?對我來說,創作是種享受,從無到有的過程,猶如造物者般,新生命一一誕生,那種快樂是旁人無法體會,但懂得欣賞的,就有福分享。

因為創作都是來自生活中的感受,會有批判社會種種不公不義,如:〈狗門神〉、〈豬門神〉、〈四頭怪獸〉、〈蹓狗〉、〈豬仔〉等。或自我反省,如:〈我正在走著〉、〈謙卑的鳥〉、〈真我假我〉,也有歌頌生命的12件《新生命十二生肖》、〈種子〉、〈花仙子〉、〈雲端女子〉,祈求平安的〈天使〉,也有探討環境的問題,如:〈止水〉、〈象〉、〈自然記憶〉。有一件1978年的油畫〈獨白〉,是大三升大四的作品,證明當時的學院教育,也告訴大家我是多麼「自貴」不是「自戀」,蘇志徹曾說過我是全臺灣最愛作自畫像的,如:〈驕傲的公羊〉、〈降龍尊者〉、〈伏虎羅漢〉、〈虎爺〉。也有一些較趣味性的,如:〈小丑狗〉、〈小丑龍〉、〈阿貓阿狗來上課〉。

許多人說我創作變來變去的,我並不覺得,只是我不喜歡同樣東西一直做,人是有情緒或情感的,雖然以創作當修行,但不是高僧那種四大皆空,是修智慧,藝術家一定要有七情六慾、葷素不拘,思考面夠廣,創作面也才無所限制,因為現在少以文字批判,自然會存在創作中,有時被批的人都覺得好可愛呢!

師大要畢業時,曾有同學指著我的鼻子說我是他最大敵人,有一天要超越我,想了好久,藝術是沒有標準的,要如何超越?只有個人努力,更不是技巧的精進,如果只待在技術探討,有一天也會陷在技巧中,我還是覺得真實的情感表現,強說愁或假裝天真都不誠實,藝術絕不是一種美的形式探討那麼膚淺,更不是玄學般讓人看不懂,不喜歡做作性的表現,盡量誠實。

曾經在一個展覽中寫下如此的創作自述:

△創作如生命,呼吸、吃飯、睡覺和拉灑。
△創作如信仰,每日的修練、時時刻刻的功課。
△創作要誠實,作品是個人代表、是榮譽。
△創作要堅持,離開了,藝術也死了。

年表紀事
1955 10月30日(正確生日),文件記載生日為1956年1月20日,誕生於高雄,故鄉澎湖。家中6名子女中排行第5。
1962 就讀高雄光榮國小學
1968 就讀高雄鹽埕國中,父親為鼓勵許自貴繪畫興趣,於該年生日時送了一組畫袋當作生日禮物,獲得父親支持,使繪畫興趣大增,加上參加寫生比賽連連獲獎,因此開啟對繪畫的熱忱,並立志要成為畫家。
1971 高雄中學入學時,決定未來投考師大美術系。
1973 進羅清雲老師畫室,繪畫教導啟蒙,也是影響未來藝術創作最大的老師。
1974 未考取理想大學,高三當年任雄中美術社社長和〈雄中青年〉編輯。
1975 重考大學,大量增加閱讀和繪畫。高中時期主要以寫生為主,學習梵谷、莫內、高更印象派、後印象派畫法成為習作儲備期。
考取師大美術系。
1976 大二時期以城市風光、鄉村田野、海邊漁船和寫生自然光影色彩提高繪畫技巧。
1977-1979 以寫生為自我訓練,學習觀察自然、構圖、描寫、色彩等能力,進入師大訓練基本技巧,尤其是寫實能力,突破技巧上的限制,嘗試創新思維。
1979 大四畢業展油畫第一名、版畫第二名、水彩第三名。
開始以立體主義觀念朝創作方向進行以建築架構的點、線、面為發展。
1980 首次個展〈建築組曲〉系列作品,於臺北明生畫廊展出。
任教於臺北縣中和國中。
同年於臺北春之藝廊參加青年藝術聯展。
1981 於金門服兵役一年半的時間,因生活苦悶無趣,繪畫創作朝向類表現主義的作品,創作又漸進發展為超現實的幻想世界。
此時期離開學院,以己為師創作大爆發,因當兵苦悶又逢兵變心情糟透,以自動技法加入創作表現。先是〈建築組曲〉系列,後以發洩式表現方式,創作〈夢去旅行〉系列。
1982 回臺北縣中和國中任教,同年也加入午馬畫會,並參加高雄市立圖書館「午馬畫展」及臺北美國文化中心「當代畫會專題展」。
1983 參與美國文化中心「空間、建築、人當代畫會專題展」。
1984 第二次個展「夢去旅行」,從理性的畫面組織,改變成浪漫幻想式的內容,畫法上開始嘗試以自動技法,顏料流動、渲染、自由聯想尋找構圖,不設限畫面並放任思想,視當時心境與畫面需要而發展。
同年「夢去旅行」於臺北南畫廊、高雄龍江畫廊展出。
1982-1984 從金門退伍,彷彿離開惡魔島,重獲自由。使夢得以自由想像,又遇上生命中最愛的戀人,談了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情,不顧家人反對而結婚,因沉浸於情愛世界,此時期作品充滿美與夢幻。
1984-1985 於桃園縣立文化中心「當代畫會專題展」及臺北百家畫廊「第三波畫會專題展—污染」。隨著生活環境的不斷改變,思考與創作風格也隨之改變。
高雄大立百貨公司三十回顧展。
娶陳麗秋女士為妻。
1985-1989 開始以紙為創作素材,先是黏貼版上做為肌理,後來才漸進打成紙漿,塑造為浮雕,再上油彩。此時期作品〈很多的性〉、〈無助的人〉。
1985 至美國紐約進修就讀普拉特學院(Pratl Institute)。
1986 於美國紐約長島柯蝶畫廊及蘇荷阿里爾畫廊展出。
同年以紙漿材質嘗試結合複合媒材創作立體作品。
1987 美國紐約「普拉特學院畢業個展」。
臺灣政府宣布解除長達30年的戒嚴令,對於政治議題關心及影響思想觀念,創作從現實環境的關懷、反思及對臺灣土地關懷,以浮雕方式,紙漿創作〈天、地、海、人〉作品,全作高達212公分,以四聯作系列呈現,表達飛鳥、爬蟲、海魚和人的化石意象,此作品由國立臺灣美術館典藏,為此時期最具代表的作品。
1988 於美國紐約普拉特學院藝術研究所畢業,取得碩士學位。
同年擔任紐約世界日報美術編輯,並於美國紐約拉盛第一銀「鄧獻誌、梅丁衍、許自貴三人聯展」。
1989 回國,於台南家專(現升格改名為台南應用科技大學)擔任講師。
愛批判的真性情,加上直言的個性而惹上了文字官司,也因此在藝壇上受到更多人的關注。
同年於高雄阿普畫廊參加開幕聯展,正式成立阿普畫廊,因異國異鄉文化的學習歷程,開拓新思維,並自我反省與定位,創作作品回顧家鄉澎湖的美好,創作〈深海世界〉系列作品於臺北南畫廊展出。對臺灣文化與紐約文化的反思,「臺北—紐約」個展,於臺南市立文化中心。「04展」於臺北市立美術館、臺中省立美術館展出。
1985-1989 紐約生活歷程使視覺與心理的震撼極大,在此時期不斷思考創作思維、反省與自覺,在戒嚴時期的禁令裡,挑戰極限,創作一系列的素描和油畫,以〈性、愛〉為主題。結合雕塑和繪畫自創的立體繪畫表現,成為往後創作手法。此時期代表作品〈廟〉、〈西方最後的神〉。
1990 積極推動臺灣現代藝術發展,在高雄成立阿普畫廊後,又成立臺南高高畫廊、臺北阿普畫廊,並且每月撰文評論社會、政治、藝術等議題,包含藝術觀念介紹、畫展評論等,經常發表於報章雜誌。
於高雄積禪藝術中心、臺北市福華沙龍「04=1 +1+1+1」展出。
1991 成立丹青設計工作室,此階段十分熱衷於教學,對台南應用科技大學美術系(原台南家專美工科)的學生要求嚴格,在創作上更是嚴格要求自己,每年個展、聯展不斷。
高雄阿普畫廊展出「幻眼.超現實四象」聯展、臺北玄門藝術中心開幕展、高雄高高畫廊開幕展,並擔任高高畫廊總經理。
長子許多誕生。
1992 建立個人藝術面貌,積極以近十年來對紙漿研究為主要創作材料,並打破超越傳統藝術類型,包含平面的繪畫與立體的雕塑等傳統疆界,創造出獨一無二的現代雕塑,「立體繪畫」為臺灣藝術史上增添創見,是一種融合繪畫與雕塑的新藝術表現法。
作品「性、愛」系列,展出於臺南市立文化中心、「土地情」系列,展出於臺南高高畫廊、臺灣泥雅畫廊開幕展、臺中金石畫廊「阿普畫家聯展」、臺北阿普畫廊開幕首展、臺中現代藝術空間開幕首展「世紀末的臺灣美術」、高雄阿普畫廊「阿普畫家新作展」、臺南高高畫廊「賣點和情、愛」、臺中臻品藝術中心「新生代的崛起」。
此時期不斷積極創作與展覽,將每一次的展出都視為自己檢討和反省的機會,不斷突破自己,並走向唯心觀,誠懇面對每件創作。
1993 以「立體繪畫」創作形式,開始朝向批判表現,經常以揭露事實真相表達,追求創作上的自由。作品形式以嘲諷式的幽默隱喻象徵對象。於臺北伊通公園展出「成人玩具」系列、臺北阿普畫廊展出「如魚失水」系列、「迎新特展」、高雄積禪50藝術空間「臺灣現代美術大展」。
1994 批判性藝術表現達到高峰,作品如〈臺灣藝術家十款〉、〈教育工作者〉、〈選舉現象〉、〈政客〉皆以誇張幽默方式直接批判。
於1993年至1995年間又擔任阿普畫廊總經理,1994年也承接南方藝術雜誌社社長、南臺灣畫廊聯誼會會長、鄉城生活雜誌藝術總監。
於高雄阿普畫廊、臺南鄉城生活學院藝術展覽空間展出「敏麗與深情」系列、高雄串門藝術空間「午馬畫會展」、同年5月喜獲二兒子誕生,又面臨父親逝世,二者差別一週,經歷人生中最大衝擊。
1995 畫了許多自畫像,企圖更加瞭解自己,以自己的生日為主題,於臺北阿普畫廊展出「四十不惑?」臺北福華沙龍展出「現代藝術在臺灣」。
同時兼任民間企業藝術總監、臺南市文化基金會執行長、台南應用科技大學美術系講師。
1996 接任華岡藝校校長,因校務繁忙,創作停滯一年半成為空窗期,是創作以來最少的一年。受臺中臻品藝術中心的邀請聯展一同展出「發現臺灣美術的新力量」,才勉強創作兩件作品,作品一為臺南鄉城建設公司委託的大型雕塑、另一件作品〈魚龍〉,為龍首魚身造形,有鯉躍龍門的含義。
此階段不斷對自我進行反省與定位,在創作思考上,由社會現象的批判,開始轉向對自我的重新認識、重新出發。
1997 辭華岡藝校校長,從臺北回到臺南,再度恢復藝術家身份。終日苦思創作問題,難以進入從前的創作狀況,只好回故鄉澎湖一星期,在工作室終於找到創作靈感,並漸入佳境,作品分別有紀錄故鄉澎湖的〈白浪沙岸〉、〈看天吃飯〉等,也有描寫親情的〈恆久之愛〉、〈小兒子的最愛—暴龍〉和探討形式之美的〈典雅之美〉等作品,回復創作動能。並在同年兼任國立美術館典藏委員,於高雄景陶訪坊參加聯展及臺南市大都會藝術空間聯展。
1998 於台南應用科技大學升等為副教授。
臺中臻品藝術中心個展「浪漫的孤獨」、臺北市立美術館228美展「凝視與形塑」。
1999 開始以「我」為創作主題研究。
2000 以半人半獸的誇張造形,用立體繪畫形式創作,於嘉義市鐵道倉庫另類空間及臺南市政府藝術空間展出〈人獸之間〉、高雄市新濱碼頭、臺北市華山藝文特區、臺中市凡亞藝術空間展出〈驅動城市〉。
2001 主要發表〈 I&Me 〉系列作品,於臺南市立文化中心展出、於臺中凡亞藝術空間展出〈感覺真好〉,同時參加澎湖國際地景藝術、擔任臺南市文化基金會執行長。
2002 升等台南應用科技大學美術系教授,展覽名稱〈隨想〉、於臺南市Focus Arts及臺南東門美術館、〈雄中藝術家—藝術之路〉於正修科技大學藝術中心、〈海洋錯合〉於澳門、〈藝術家自我探索與刻劃〉於高雄市立美術館、〈臺南雙年展〉於臺南市立文化中心。
2003 擔任台南應用科技大學美術系主任(原台南女子技術學院),參加美術系教授聯展。〈粉虱目魚2003橫溪探境〉於東門美術館展出。
2004 49歲起較少進行批判,作品也朝向浪漫唯美創作,以〈酒後色最美〉個展,成為此時期最具代表的系列作品,此次展覽地點為臺南市原型藝術空間。參加經濟部水利署南區水資源局「曾文之眼〈水之禮讚〉」聯展。
2005 朝向單一對象的創作,心情比較輕鬆自在,將童稚之心展現出來。想像著自然與自身的關係,以萬物皆有靈,多神宇宙發展成想像世界,作品〈變色龍〉系列,擬人化面貌呈現,作品數以百計,是單一主題創作最大量的系列。以此系列分別在臺南市臺灣新藝〈牆上的龍〉、東門美術館〈動物園〉、臺北市草山東門會館展出,全部作品以懸掛式展示於牆上。〈國際二二八紀念創作展〉,海洋臺灣文教基金會、〈臺南燈會藝術燈區展〉、國立臺灣藝術教育館,〈中華民國第17屆全國美展〉。
2006 於台南應用科技大學藝術中心舉辦〈年輕時期許自貴1973~1985〉個展。
與臺南市立文化中心合作,負責2006臺灣燈會藝術燈區設計展演,主題為〈看光光∕在光年的切片中〉、參加臺北國際藝術博覽會、中華民國第17屆全國美展、蒙藏委員會、臺北市師大畫廊〈蒙藏風情—臺灣美術教授聯展。
在創作詮釋上,將變色龍開始做形變、演化,結合其他物種形式,〈龍的演化〉成為新的創作主題。
2007 兼任台南應用科技大學藝術學院院長,在任內將藝術學院三系所(分別為美術系、音樂系、舞蹈系)整合,並帶領走入多元表現方向。
於臺北、上海國際藝術博覽會展出、中國上海藝術博覽會舉辦〈熱情暗湧〉個展。
臺北市印象畫廊〈世代對話〉、臺北索卡藝術中心〈九零年代臺灣當代藝術的多元異見〉、國立臺灣民主紀念館 〈臺灣藝門60一臺灣師大美術系60周年系友聯展〉、國立臺灣美術館〈綠野仙蹤-臺灣當代藝術的奇想世界〉、臺南市文化中心〈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美術系68級聯展〉
2008 於臺南市東門美術館〈美的心醉〉個展,為此時期重要代表作品,其色彩走向粉色浪漫幻境風格。臺北市草山東門會館〈美的謬思〉個展、新竹縣沙湖壢畫廊〈美的冥想〉個展,邀請不斷,分別於中國上海、北京舉辦個展。
臺北藝術博覽會聯展、藝術SPOTLIGHT聯展。
2009 臺北日升月鴻畫廊〈日升月鴻聯展〉、臺南市東門美術館〈臺南科技大學美術系教授聯展〉、高雄市新思惟人文空間〈新高潮第一波後工業〉、臺中市凡亞藝術空間〈藝術無相—十人展〉、馬來西亞藝術博覽會。
2010 對政治、社會不公,以批判性表現創作,其作品〈禽牲時代〉於臺北黎畫廊及臺中凡亞藝術空間展出。
藝星藝術中心〈八○紐約.一○臺灣〉、福華沙龍〈04=1+1+1+1〉
2011 藝術北京當代藝術博覽會個展、臺南市東門美術館〈BeaChe〉個展。
福華沙龍〈100歲次辛卯兔福〉、臺南市東門美術館、臺南市五七藝術工作室"貴。族。展"
2012 受邀參與高雄市立美術館園區公共藝術—城市門戶計畫,創作〈山海美〉系列。
臺中凡亞〈植物心語〉個展。
於臺北M畫廊展出〈20種心情〉個展,並將此系列作品捐贈,所得全數捐助弱勢團體。
2013 卸任台南應用科技大學藝術學院院長職務,悠遊於創作之間。
高雄荷軒新藝空間〈悠遊創意〉個展、臺南索卡藝術中心與朱哲良教授舉辦〈遊戲.人間〉雙個展、臺北南畫廊〈南方三劍客II〉個展。
2014 屏東美術館〈在糖上撒鹽的美味關係〉個展。
2015 臺南佶佶美學館〈許自貴60小回顧展〉。
高雄駁二亞細亞現代雕塑展。
創作大型作品〈十二生肖〉系列,每件作品高約200㎝。
於9月19日成立AKUI美術館。
2016 高雄正修科技大學〈百變的我‧不變的我〉許自貴創作展。
專文/Literature

奇幻狀態——阿貴之「不變的我.百變的我」

陳水財/國立高雄師範大學美術系兼任副教授

“變色龍”推開創作的“任意門”

2004年許自貴的“龍”首度出現,隨後的幾年間,“龍”成群結隊陸續到來,佔據了所有牆面,爬滿整個阿貴的空間。這些“龍”後來以「牆上的龍」之名面世;2005年分別在「台灣新藝」(台南)、「東門美術館」(台南)、草山東門會館(台北)展出,為“阿貴風格”豎起了鮮明的標竿,也為他的藝術之路開啟一扇綺麗寬闊的大門。

阿貴的“龍”原是生物學上的“變色龍”。“變色龍”天生有神奇的易容術,經過阿貴不斷施法後,竟悄悄的披上“龍族”的外衣而帶有文化上的意想。文化上的“龍”騰雲駕霧,翱翔九天,能隱能顯。從“生物龍”到“文化龍”,阿貴讓它不斷的輪迴再生,更進階為藝術上的“龍”,形體變幻,隨意而化。此後,“龍”成了阿貴的“任意門”,身形飄忽,不假思索便在藝術國度中奇幻漫遊。

繼《牆上的龍》系列之後,2004-2008年間,阿貴創作了《美女與野獸》、《龍的演化》、《海色之美》、《天使系列》、《各種美神》等系列,都可視為“龍”的變身轉化,也將阿貴的藝術推向入一個奇幻的國度中。阿貴將這個奇幻國度歸結為「美的心醉」,結集出版並盛大展出。

阿貴的藝術國度,荒忽怪誕。他的牆是一片蠻荒之境,物種變異,人獸混形,猶如遠古傳說的再現。〈天使〉、〈花仙子〉、〈洋天使〉、〈雲端女子〉……等,構成了一個輕盈、飄忽、喜樂而荒誕的國度,阿貴在這個傳說的國度中隨興去來、盡情嬉戲。在談及“龍”的創作歷程時,阿貴有精要的自述:

在2004年某一天書展翻到一本變色龍書籍,從書中看到數百種變色龍,深深的被其有趣造形和多變色彩給吸引,也回想到有一次在柏林動物園看過好多變色龍和蜥蜴爬在樹上、石頭上,後來又到書局去找了幾本有關爬蟲類書本,買回家後很仔細研究一番;當我正式進行創作,把那些書都收起來,因為這時候是在創造我藝術上的變色龍,不是自然界的變色龍,是一種很具體、寫實的超現實生物。……

創造一百多隻變色龍之後,我停止了,現在進行為「龍的演化」,像是生物的演化,從爬蟲類進行到哺乳類,也加上神話反各種不同物種結合,其間多了許多象徵、暗喻,想像空間變的無限寬廣。(〈過去創作經驗〉《台灣當代藝術的奇想世界》國美館2008)

阿貴與“變色龍”相遇,或許純屬機緣巧合,但從從整個創作歷程來看,他卻因此推開創作上的“任意門”,進入了一個無邊無界、綺麗奇想的藝術世界中。他在“變色龍”的創作中逐漸調整了過去的創作方式,因為「過去創作習慣常要在作品中談好多事,對環境、社會、政治……各種批判,這些都拋掉了,單純就造型和色彩探討,沒想到美反而跑出來。」“變色龍”成了他藝術進程中最重要的蛻化階段,往後,他超脫現實,世界轉為瑰麗奇豔。

“我I&Me”的端詳與幻化

〈謙卑的鳥〉創作於2000年;這一年許自貴四十五歲,留美歸來十一年。在這十一年間,他走過了人生中最為轟轟烈烈的青壯歲月;除了教學與創作之外,還成立丹青設計工作室、擔任高高畫廊與阿普畫廊總經理、《南方藝術》雜誌社社長、南台灣畫廊聯誼會會長、《城鄉生活》雜誌藝術總監、華崗藝校校長等工作。他燃燒熱力,意氣風發,直到2000年才從絢爛中回歸單純的教學與創作生活。“謙卑”是一種自省,許自貴從向外擴張轉而向內張望。2000年的個展「人與獸」及「我與獸」,他已開始注思考“我”的問題,以“我”作為創作探索的對象;隔年(2001)的個展更以「我I&Me」為名,對自我深刻加以端詳。他在自述中說道:

「我」當主題來探討,想從「表相的我」看看能否表現出「真正的我」。……為了看自己,我對著鏡子看、拿著相機對著自己拍,甚至請人為我的臉翻模出一個「我」。放眼全世界也有幾十億個「我」,但很少有清楚的「我」,「我」很容易被「他」給模糊掉。如何使「我」更為清澈?……我試圖創作「我」去自省生命的過程,以及用「我」去掘一條和內在的我對話的通道。(〈我I&Me—許自貴1999-2001〉)

以“I&Me”註解的“我”是個“全我”,既是主格的“我”,也是受格的“我”;既是自主的“我”,也是被認定的“我;既是意識中的“我”,也是無意識中的“我”;既是我所知的“我”,也是我所不知的“我”。〈謙卑的鳥〉是《我I&Me》系列之一,人與獸合體,而阿貴的臉龐清晰可辨,身體前傾、頭壓得很低,與他在現實中一向昂首闊步的作風迥異;〈行走的我〉去掉身軀和雙手,只留下還在思考的頭部和走路的腳,到底該往哪裡走?這也與他一向橫衝直撞的快意人生相違。他說:

在一系列“我”的創作中,“我”和“獸”混生出新的生命體。……作品中所出現的“獸”,或是模擬下的生物體,不只是意識下的具體符號,在潛意識上同樣也是被人豢養在內心中隨時現身或遁形的虛擬生物;牠的樣子是人用貪念、忌妒、驕傲和怨懟所餵養出來的形體。對我而言,在人獸之間,被突顯的是人性之中存在不斷衝突掙扎的事實。(〈我I&Me—許自貴1999-2001〉)

在《我I&Me》系列中,阿貴不斷的自我觀照,而引喚出一個不曾相識或似曾相識的“我”。這些“我”,身形幻化,欲望無邊。他(牠)們既驕傲又謙卑,如〈驕傲的公羊〉、〈謙卑的鳥〉;既要展翅飛翔又想潛回子宮,如〈帶你去飛〉、〈回到子宮〉;既威權霸氣也內省沉思,如〈海神〉、〈沉思的魚〉……。《我I&Me》系列,阿貴原來盼望從擾嚷煩躁的現實社會走回平靜的自我世界,但經過一番深沉的凝視,才發現“我”原來一團混亂,更難以捉摸。蕭瓊瑞對此有極為精闢的觀察:

正是這種非「常態視覺經驗之荒謬的象徵性」,使這一系列帶自傳性色彩的作品,跳脫了自傳的侷限,成就了更大的人類內心普遍存在的一些欲望、想像、期待,與恐懼、憂煩。

相較於《變色龍》系列,《我I&Me》系列就顯得沉重,思慮太多、需索太多,也讓自己深陷在沒有休止的焦躁中。難道,人生果真欲海無邊?世間豈是一片紛擾?藝術只能苦修證悟?

戲謔、詼諧的人性劇碼

〈真我假我〉創作於2011年;歷經輕盈的“變色龍”的階段,阿貴對“我”的關注似乎未曾停歇,而更能以較為自在的態度面對這個(或那個)“我”。在〈真我假我〉中,兩者共用一個軀體;戴著面具的“假我”佔有身體的理性的位置——頭部,而現實面目的“真我”則處在身體的欲望部位——下體,體態讓人發噱。阿貴不斷的調侃“我”——I&Me——那個“全我”;只是,他現在以戲謔的態度進行測探,而衍生出一幕幕以“我”為主角的詼諧人性劇碼。

〈真我假我〉之外,創作於2009-2015年間的作品,包括〈小丑之舞〉、〈肥魔鬼〉、〈犀人〉以及〈降龍尊者〉、〈伏虎羅漢〉〈驕傲的公羊〉(2010)、〈種子〉、〈虎爺〉〈夢蝶〉……等,無一不是“我”的蛻變化身,但都已卸下沉重的負荷,而處在輕盈的狀態中,1992年的〈行走的女人〉及1999年的〈臺灣人站起來〉中那種焦躁徬徨的病癥,此刻似乎已不藥而癒。“我”既是小丑,也是魔鬼;既是降龍伏虎者,也化身虎爺、豬仔……;阿貴的“我”彷彿如神話裡的孫悟空一般,來去自如、變幻無窮、隨緣應化。經歷“變色龍”,穿過“任意門”,今日之“我”已非昔日之“我”,阿貴的“I&Me”起了質變。

2013年至2015年間,阿貴創作了《十二生肖》系列。年近花甲,阿貴來到人生另一番境界,這是是一個充滿企圖的創作系列;他滿懷雄心,創作能量更為充沛。《十二生肖》系列有大小不同版本,也有不同的創作思維:大尺幅的「原生版」《十二生肖》,以接近真人尺寸的擬人化姿態站立,生猛張揚而帶著稚氣;《新生命十二生肖》屬小尺幅的可愛版,造形上以動物形體結合著人臉,人與動物合體,滑稽逗趣。筆者曾在〈現代蠻荒.物種迷情〉一文中談及他的藝術,謂:

變異生物的誕生容非意外,也非純屬基因突變,而是阿貴在漫長的藝術創作上的一種自我演化。從阿貴的創作歷程來看,「人與獸」或「我與獸」,「人∕我」與「獸」之間,原本都是互為辯證的對立體,「人∕我∕獸」之間劇烈拉扯、糾纏,也不斷的衝突、掙扎;但,此刻已然「人(我)獸合體」,意象卻趨於單純簡潔,個性隱晦,意涵轉為抒情、浪漫。

變異生物的荒誕形象,呈現了無邊奇想,擺脫了基因的侷限,擴張了深藏的慾望,爆發出熱烈的生命力和桀驁的野性。他們不是機械怪獸或流傳在網路世界中的數位拼裝,也不是科幻驚悚片中的異形――一種危言聳聽,令人瞠目結舌的驚恐――而是藝術家所編織的熾情圖騰。它們是慾望自身、是人性自身。阿貴的變異生物不是物種的「異化」,而是由慾望所「衍生」;阿貴以「造形」呈現了一向隱晦不明的生命伏流。

穿過“任意門”的阿貴,如今來到了一個奇幻境地,《十二生肖》及其所伴生的《小丑》系列——〈小丑狗〔紅領巾〕〉、〈小丑龍〔紫〕〉、〈小丑龍〔黃臉〕〉、〈小丑龍〔藍〕〉、〈小丑狗〔黑斑點〕〉……等,混淆了“人∕獸”的分際,變異生物也源源不絕的幻化而出,異物到處遊走。牠們都具有高強的法力,可以隨欲在現實與幽冥之間穿遊,無礙無阻,而推衍出一齣齣戲謔、詼諧的人性劇碼。

奇幻狀態,百變或不變的“我”

〈獨白〉是阿貴大學時代的作品,畫於1978年,藝術家年青的形貌隱約可辨。這是阿貴“平面”的“我”。紐約求學時期,阿貴的創作開始由平面走向立體,往後,阿貴的“我”就以“立體”(或浮雕)的形貌現身。阿貴不稱他的立體作品為雕塑,而稱之為 “立體繪畫”;即是用紙漿作為主要材料,以雕塑手法完成後,再以油畫表現之。“立體繪畫”的觀念,啟動了新的創作手法,改變了學院訓練的創作慣性;“立體繪畫”讓阿貴的藝術思維和內涵起了質變。

“立體繪畫”有別於“雕塑”,在“雕塑”中色彩並非主角,而阿貴認為色彩對他的創作很重要。“立體繪畫”的觀念,讓他的色彩變得開朗亮麗,而用紙漿塑造的創作方式,也讓“我”可以百變不爽,甚至欲罷不能,而開展出更寬闊的創天地。蕭瓊瑞在〈海洋.都會與叢林—許自貴的社會考古學〉一文中指出,紙漿創作方法,讓畫家可以在紙漿未乾之際,像泥土般的隨意塑造,將畫面的肌理加強,也容易地將色彩敷著上去,這種新方法,將許自貴帶進了一個新的創作階段。累積多年的“立體繪畫”經驗,阿貴說:

這些年的創作變化最大的就是色彩和作工,基本上還是以紙漿為主要創作材料,製作上比以前精細多了,過去只要把感覺做出來就行了,現在有許多皮膚的光滑質感,需要層層疊疊,再以砂磨機研磨和砂紙手工磨平……。(〈美的心醉〉自述)

“作工”在平面繪畫創作中並不被重視,但在阿貴的紙漿塑造中卻有重要意義。“作畫”的人面對畫布,“思索”的時間往往多於“作工”的時間;而阿貴則用繁忙的雙手面對紙漿,“作工”就是“思索”。不管俗務多忙,阿貴整天都抱著一團紙漿,雙手不斷“作工”,急切地摸索輪廓、觸探形態並賦予風味。“立體繪畫”,藝術家的手在紙漿裡探險,不但抓住存在的東西,更在不存在的東西裡運作,透過雙手捕捉幽微的信息及細微的氣味表情;而藉由“立體繪畫”對“觸感值”(tactile value)的深度開發,阿貴藉以測探了那個隱晦不明、百變或不變的“我”。

1989年歸國後,阿貴就一頭栽進紙漿的世界中,創作不斷;但直到1999-2001年間的“我I&Me”,才全力觀照自我,這個“全我”才成為創作思維的核心。阿貴所要探測的“我”,更確切的說,應該比較接近拉崗(Jacques-Marie-Émile Lacan,1901-1981)所謂的“真實層”(the real)。紀傑克(Slavoj Zizek,1949-)認為“真實層”是無法被符號呈現意義的空白;“真實” (real)超脫人的認知,無法理解,是我們無法觸及的範圍,也無法以象徵方式理解。阿貴試圖對“我”或“真實”進行測度,而幻化出各種形貌的“我”;他在繼《我I&Me》系列之後,《變色龍》、《十二生肖》、《小丑》……等,都可看作廣義的“我”、變異的“我”、隱性的“我”,而這些都是拉崗觀念中的“原物”(the thing)。“原物”是無法真正被觸及的,它“超脫一切所指”,無法被表達,我們只能找尋替代品,感覺得到卻摸不著,處在奇幻狀態中。於是,阿貴的“我”,也就似真還假,難以測度,“百變”而又“不變”,也充塞著清新而又詭譎的濃濃詩意。

結語:“無所不能”的阿貴世界

阿貴一向「愛管閒事」;但社會參與“餘事”也,“創作”才是真正讓他樂在其中的要務,這使他精神上一直處於現實的此岸與空幻的彼岸之間徘徊的狀態,隨時陷溺在創作情境中,雖然動作機敏卻也神情飄忽。「阿貴美術館」甫於去年(2015)底在台南市大橋一街開幕,這裡是阿貴的聖域;而偌大的美術館空間裡,滿室滿壁盡是各種形貌的“我”,也讓人見識到他超人般的創作能量。這裡是一個堆砌著四十年的隱喻的奇幻國度,一個“無所不能”也難以捉摸的阿貴世界。

此次應正修科技大學藝文中心展之邀,精選五十件作品以「百變的我.不變的我」為題展出,這是阿貴歷年來最具脈絡性的展覽。以「百變的我.不變的我」蓋括創作脈絡,指出其創作的核心課題,也讓我們可以循此線索一窺他藝術世界的全貌。

推廣教育活動/Activity
專題講座


專題講座
百變的我‧不變的我
主講│許自貴/藝術創作者
時間│2016/05/04(三)09:30~11:30
地點│行政大樓12F國際會議廳

專題講座
奇幻狀態-阿貴的異想世界
主講│陳水財/國立高雄師範大學美術系兼任副教授
時間│2016/05/11(三)09:30~11:30
地點│行政大樓12F國際會議廳

藝訊電子報


藝文處藝訊電子報每兩週定期推介藝術家與作品賞析
【本期展覽 】第427 期
【本期展覽 】第428 期

藝術大使現場導覽


時  間
週一~週五 每日9:00~17:00
預  約
本展覽將配合校內課程進行導覽活動,若校內其他課程或校外參訪團體需要導覽服務,請先來電預約。
聯絡人:林小姐07-7358800轉6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