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遼望」VS.「美麗與哀愁」


▶▶ 點此觀看線上簡冊




前言 文稿/蔡獻友

蘇志徹與林麗華,兩人結褵伉儷情深, 在1980年共同創立「超然畫室」,自此攜手一起為高雄的藝術努力耕耘,卓越的藝術教學與藝術觀念啟發,育才無數。為擴展國際當代藝術的視野,於1988年兩人同赴英國倫敦留學,1990年自英國倫敦大學皇家藝術學院研究所學成歸國,除持續精進創作、策展,並積極投入高雄現代畫學會,凝聚年青世代的藝術工作者,兩人以藝術創作與耕耘城市文化為終身志業,投身藝術的社會公共領域,多年以來皆有不凡的成就與表現。

「臺灣遼望」VS.「美麗與哀愁」所指涉的主體為人文環境與女性意識的自覺。「臺灣遼望」的座標中心是藝術家自身的人文思維,是主動的叫喚文化記憶,並以此作為測量人文環境相互參與的價值凝思;「美麗與哀愁」的座標中心是藝術家自身的女性意識自覺,特別是習慣於被壓抑的東方女性,透過對身體的論述,逼向女性敏感的神經,是一種自發的情感表現方式。兩位藝術家雖提出不同的展出主題,但卻有一致的共同點,如:倆人作品中的符號象徵意味濃厚、表達對歷史的記憶、創作技術呈現出「結構緊密」的形式、以細膩的情感表達為特質、期待通過藝術作品改變人對現實的意識…等。
蘇志徹「臺灣遼望」

英國倫敦大學藝術研究所畢業的蘇志徹不僅擁有典型的紳士風采,言談間流露出睿智,且處事明快,仗義直言。這樣的形容旨為陳述蘇志徹的藝術創作應具有的同樣品質,其畫面的描繪精準清麗,用色典雅且富現代感,具有如十七世紀荷蘭巴洛克大師維米爾(Vermeer,1632~1675)般的繪畫品質。 藝術家蘇志徹的細膩感性其實隱藏在冷靜、寫實的理性之中,中外古今知識的廣泛閱讀,以及具備理性邏輯的思辨能力,因此在他的創作上特別能透過圖像的符號領人思考。

蘇志徹於創作自述表明:「個人的創作領域內,除了經常思考與人有關的各種現象,更關心創作的本質和環境之間的互動關係」。此次提出的作品以關懷臺灣人文情感及環境議題為主,包含早年曾與陳水財、李俊賢及倪再沁等多位藝術家一起發起的「臺灣計畫」創作活動,包含:〈洄瀾計畫〉、〈歷史中的澎湖〉(澎湖計畫)、〈記憶片段〉( 彰化計畫)與〈人與景〉等系列作品。這些系列作品或以破碎、斷裂、荒涼、孤寂…的意象呈現,現代藝術通過對災難意象的招魂,與猶太教中受難及衰敗作為救贖的教義,無疑是有密切關連的。他們把藝術形式中虛無的、破碎的、枯朽的元素當作是救贖的體現,藝術作品用廢墟的形式把短暫的美的外飾剝奪了,而這個廢墟就是再生的基礎。

蘇志徹的作品是以身為台灣人的情感為核心,在作品中表述,希望透過作品喚起對受到經濟或其他因素開發,所面臨土地與環境逐漸被破壞的憂慮之情,以及其所應獲得的救贖,畫面看似沉靜但確飽含創作者對土地的情感能量。因此在2006所創作的〈人與景〉系列作品中,孤寂的荒景與刻意的裸露出巨石的崇高與野性,及相對的人類的微小,對現代人慣有的冷漠和現實提供警示。


在現實世界所傳達的超現實情境

蘇志徹的繪畫,以現實世界的寫實描繪,傳達出一種現實與幻境之界線逐漸模糊的超現實情境。

為什麼蘇志徹的繪畫具有如此的情境媚惑力?筆者以為,一則來自於他精準細膩的寫實功力,以及他在畫面上所要辨證的空間觀念。

西洋超現實主義強調「潛意識」的影響,並重視佛洛伊德之「夢的解析」,以「潛意識」與「夢境」作為相對於現實世界的另一相應世界。超現實主義的創始者安德列‧布荷東(Andre Breton,1896-1966)在《鐘中之燈》曾經指出超現實主義的大目標是在於:「改造世界、改造生活及重建人類的理解力。其中又以文學和藝術的手段來表現他們的主張。」 蘇志徹繪畫中的超現實情境,並非強調現實與超現實世界兩者之間的差異,而是利用畫面空間的錯位,使得現實與幻境世界之界線逐漸模糊:真實並存著幻境的質疑,幻境又慢慢向真實滲透,似真如假,似假還真。蘇志徹以繪畫作品,拋向人類理性的知識系統中,並進一步模糊理性與知識,以重建人類對於人文環境的理解力。

林麗華的「美麗與哀愁」

林麗華可說是才華洋溢的女性藝術創作者,致力於造形藝術各個領域的探討,也因為其融匯東方與西洋美術、古典與現代藝術精神,因此,作品常流露出既典雅婉約又具現代時尚的創作風格,1990年英國倫敦大學金史密斯學院陶瓷藝術研究所畢業後返國,以陶瓷藝術融合平面繪畫與立體雕刻,作為創作的主要媒介。女性角色的意識覺察一直是林麗華藝術思維的核心命題,林麗華於創作自述說:『「女性」在我的作品裡,始終是無法被取代的主題,在被我所塑造唯美的背後,企圖引導觀眾進入另一個領域,將女性在生存與成長經驗中所遭遇的種種,透過不同的語彙利用肢體、表情、色彩等等逐一提出來陳述一段故事』。身為女性創作者,林麗華將女性纖細的特質運用在創作上,藉由主角細微的表情、肢體動作等細膩的展現畫面主角的情緒,乍視唯美的畫面中對比主角情緒反差,藉此將所關注的女性意識帶入作為創作主題。女人是一本精彩且耐人尋味的書,必需專注閱讀。

美麗、神聖、宿命

身體在傳統哲學裡含有濃厚的「物質性的概念」,梅洛‧龐蒂(Maurice Merleau-Ponty,1908-1961)在其美學中對身體的論述,把作為主體存有的「我」與作為物質肉身存在的「身體」,視為不可截然二分的全體。 林麗華的創作以女性「身體」為圖像符號,並通過女性身體的肢體語言與表情,知覺「身體-主體」的合一,讓身體脫離物質性並轉向女性自身。林麗華於創作自述表白:「身為當代女性藝術創作者的觀點,回顧早期女性如何的被否定自身主體性的價值,在宿命論下的命運、地位、際遇的問題,關係著她們的心理狀態與其所呈現出來的情緒」。她以自身的生命經驗,藉由畫面中每一位青春、美麗的女性,或充滿期待愛情的降臨、或命運的造化、或傳統女性角色的被期待…,在不安的背景空間中,眼角閃過的剎那,給予巨大的情感張力。 林麗華不僅是一位優秀的藝術創作者,同時也是難得的女性藝術策展人,1999 年在新濱碼頭藝術空間策展「非常服裝秀」、 2005年在高苑科大策展「夢想—衣—起飛」、2007年在台南台灣新藝策展「女人作頭家」, 2009年在高雄市文化中心至美軒策展「有關愛情」跨界特展,並於2010年於高美館創作論壇策展「心象演繹─ 愛情影舞者」。所有策展皆鎖定女性議題,大談女人經,並將女性特質在每一次的策展面向中挑起表露:「女人是美麗、神聖,但絕非宿命」。



網頁設計:時尚系 陳采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