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斷章的觀後感

/四技應外二甲 馮毓婷

  今天看了《斷章》的舞蹈之後,讓我有很多很多的想法以及感觸,還有也讓我很震撼,它讓我捨不得離開舞台一分一秒,它讓我目不轉睛的注視著舞台上的每一個舞者。

   從一個人的赤裸開始,不自然的誇張動作,尷尬的佇立,一群人赤裸在地上匍匐前進再站立、跌倒再站立跌倒,用力吹氣、搔癢、對天無聲吶喊,不停快速前進,然後穿上春衣依舊使勁的跳躍,動作反覆再反覆,然後雙人舞,兩性拉鋸戰 ,互動有趣,擁抱時吹入一團又一團的金黃葉片,美的滿出劇院的門。穿上冬衣依舊奮力,不停歇的腳步,只是有人在舞群中不知所措,或站或坐或困惑,遠離又回到舞群中,最後是手持大氣球舞動手臂夢想飛到天空。透過四季的變化,舞者從赤裸身體、夏裝到厚重的冬衣,伍國柱老師用精確、成熟、犀利的舞碼呈現生命種種的對立經驗,有殘暴一定有溫柔,有絕望一定有希望,有哀傷一定有歡樂,他展現了人類生命本質的情境,而伍國柱老師也在《斷章》這齣舞碼中呈現了他對永恆生命的信仰,在生生世世的靈魂之旅中,每一世的人生都只不過是個斷章而已,生命的開始只是為了結束,生命的結束也是為了開始,人們就像《斷章》中那些舞者一般徘徊追尋,追尋的絕不只是這一世的旅程,而是永生的道路。

   作品一再強化出伍國柱「困境美學」的身體風格:縮肩、拱背、屈膝的卑瑣形象,躁鬱症般的手部動作或奔跑,在齊一的速度與一再重覆之下,卑瑣反而成為巨大的群體力量,如果個體和別人不同,很快地便會自我「修正」,因為「不一樣」或「犯錯」在舞台(社會)上就顯的好笑,伍國柱老師的「卑微」也就有了舉重若輕的幽默,以及從荒謬反射回來的喜感。這也使得他的作品不是全然的黑暗與晦悶,總是讓人在困境中看到微笑。因為如果生命不必以完美為職志,不必以英雄為目標的話,幽默與善美是困境最好的出路 。《斷章》是這樣一支既嚴厲又寬容的作品。舞台上那棵高聳入雲的樹軀及如絲流動的藍天白雲,在視覺上給了無垠的感情空間及時間的意義。你在這支舞裡看春去冬來,看爬起又跌倒,看無奈與憤怒,人生是各種令人束手無策的癢,搥胸頓足、揮之不去,也讓你死不了。怎麼看,人都是生來受苦的,並且走在一再重覆的困境旅程裡。但伍國柱老師沒有要你堅強,也沒有要你一鼓作氣,去尖叫吧,去咒罵吧,痛哭一場吧,大哭一場後,你還要再回來的。他只是要你不斷走下去,不斷走下去便會看到風景,看到拉住你生命的彩色汽球;去回應別人的渴望,你的渴望也會得到回應,有人扶一把,就可以從比較高的地方去看處境。

2007.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