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讀 潘玉良 王攀元

陳騏鑠

 學期剩餘三週即將結束,走進教室,到課同學似乎比往常少了些許,罷了!想這作啥?匆匆在義工簽到簿簽上名,坐定位子,專心聽課。

  蔡老師說:「上學期曾經討論過【精神】,近日在一次演講時,【精神】我有了新的詮釋,願與大家分享。【神】可以說是人類具有的神性吧!【精】是行動、精進、往前邁進。」藝術家潘玉良、王攀元,他們的藝術精神,不就是老師所形容的?

  習慣課前閱讀教材資料,發現:潘玉良、王攀元兩位大師,在追求藝術人生過程裡,除了師生關係不同性別外,同為江蘇省人;父母早逝沒有親人關愛;在艱困中奮鬥求生存;命於旦夕間出現了相知相惜的恩人亦是情人,一生一世牽繫著他們。

  他們 淡泊名利鍾情於繪畫,屢經戰禍波及生活再困苦也不捨得賣畫,畫作如同生命般珍愛著,許是太多的思念、回憶、深情、那僅僅自己懂得的情感,難以割捨啊!執著繪畫的熱情,竭盡所能不斷學習汲取多方養份,幾經淬鍊,綻放出各自獨特的氣質和風格,絕對是獨一無二。
看了潘玉良兩部不同版本的影片,再看老師為我們投影的畫作,喜樂、悲愴,全被畫中色蘊、線條、筆觸、神情牽動了,猶如一個女子細訴她對母愛的憧憬,對愛情的渇望,慵懶寂寥的感覺,莫名的情緒被挑起。

  遺憾呀!瑣事纏身無緣觀賞她的畫作。

  她的戲劇人生,影響了中國女性命運的轉變與發展,她的藝術創作成功的融合中西文化,在中國美術史上奠定了重要地位。

  已屆九五高齡王攀元看盡世間人情冷暖,少時因慈母的激勵養成隱忍個性。

  日記中他說:「讀書、寫作、愛情、繪畫,四者缺一不可,否則無生活情趣可言。」,生活儉樸,一身傲骨。鼓勵學生勇於表現,發現自己的特點,提攜後進不遺餘力。

  透過藝術家音像容顏短片介紹,還有畫作、手札、片斷日記。字行間的幽默自嘲、豐富的感情,柔軟情愫深深感動著我。是恩人也是情人,季竹君,他瀕臨死神召喚的時候,出現了,就如生命之光,給予溫暖、照拂,心的光種,時隱時現,怎能忘懷?

  惋惜!戰亂人禍毀了他們良緣。倪月清,伴隨王攀元一生的女人,出身村姑,單純、善良、吃苦耐勞,明知她的男人心裡有一個捨不去的情人,他再次重病,月清於病褟前祈求:只要上帝能救你,我願在千山萬水中把竹君找著交到你的懷抱中…。多麼感動人的情懷和包容!

  惋惜!戰亂人禍毀了他們良緣。倪月清,伴隨王攀元一生的女人,出身村姑,單純、善良、吃苦耐勞,明知她的男人心裡有一個捨不去的情人,他再次重病,月清於病褟前祈求:只要上帝能救你,我願在千山萬水中把竹君找著交到你的懷抱中…。多麼感動人的情懷和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