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心情、人情、世間情

梅素芬

   【人生莫作婦人身,百年苦樂由他人。行路難,不在水,不在山,只在人情反覆間】。這首出自白居易的詩,描述著身為女人面對心情、人情、世間情那股身不由己萬般無奈的處境。

  幾百年來透過教育、成長、女性自我意識覺醒。經過不斷努力、奮 鬪。終於女人走出了廚房,進入職場與男人爭天下。得以經濟獨立作自己的主人,取得女性的自主權。讓身為女性的我們深為自己喝采。

  潘玉良生於江蘇、揚州,幼年雙親身亡,投身於親戚而被賣到青樓棲身於清倌人。但她並不因此接受命運的安排,希望有朝一日能跳離這塊人間煉獄。

  所幸上天垂憐讓她遇上她的良人-潘贊化。為她贖身之後娶為小妾。為感恩潘贊化為自己贖身,將自己的姓也改成潘姓。

  由於潘贊化是個知識分子,又是同盟會的成員。受西方思潮的影響,認為受教育的重要。而鼓勵潘玉良識字、寫字進而學畫。也因巧逢啓蒙運動的興起,為她開啓另一扇通往國外之門,踏上出國留學之途。

  學程歷經美國、法國、義大利。她的才藝在此處逐漸展露,聲名鵲起,在畫壇中連得獎項,讓她終在國際的藝術殿堂站上一席之地。成就直逼同期的林風眠、徐悲鴻。成為中國近代史上第一位在國際上成名的女藝術家。

  但她不因此而留戀國外風光,反時刻惦記著故國情。當早年的校長劉海粟先生邀聘她回國任教時,毅然束裝返國任職。可惜因她的出身背景而蒙受當時社會的排擠、誣蔑、毀謗。不堪說長道短有色的流言,黯然踏上離鄉流浪之旅。回到巴黎繼續她的繪畫創作,直到終了貧困潦倒去逝於法國。

  雖然潘玉良因自己的身世曾有一段不堪的過往,不見容於當時的社會而須離鄉背井。她並不因此心懷恨意而憤世,反對故國依然寄戀於心。戀戀不忘自己來自何方,至死不願入外國藉。生活再拮据也無意賣畫維生。希望自己的畫能為自己的國家來收藏,如國家不願再留給子孫。

  因為她這份堅持、這批文化資產不致漂流在外。我們才有機會目睹如此豐富、多彩的精彩作品。

  感於一生的漂泊、不勝唏噓,但她也因勇於掙脫舊社會對婦女的枷鎖。衷心的追求自己的理想和對國家民族文化的使命感。將自己推向成功之道令人敬佩,縱然生命蕭然的隕落也不損這位傑出的女性,在曾走過的生命軌跡中,為我們留下的表率,也為女性樹立一個典範。

  反觀現今婦女在物換星移中,社會給于自由、尊重空間已不可同日而語,自主性的增大,社會的富裕反不自覺中又掉進一個無形的禁錮堙C

  每當看到有關一個受虐的婦女,一個為家庭付出畢生精力卻得不到家人肯定的母親,一個真心對自己親密男友,卻反受其傷害女友的報導時。我們除為她們抱屈外,得到一些所謂專家的建議。不外乎要學會多愛自己一點,多善待自己一些。如何愛自己?

  如何愛自己?如何對自己好?無非是有機會要懂得犒賞自己,偶而買些漂亮的衣物,把自己打扮漂亮點。有空就跟手帕交出去走走、喝咖啡、談談天。

  好像女人只要把自己打扮得光鮮亮麗、有街可逛、有天可聊。幸福美滿就是妳的。於是我們掉進這為美大作戰的漩渦中,時時刻刻為外表在打拼,one more-two more,不絕於耳。處處為減肥在煩惱,瘦身那裡有效就往那裡鑽,美容聖品更是不能少,每天就為一個『美』字在奔忙。

  因此翻開報章雜誌,打開電視、收音機。聽到、看到、有關婦女的資訊報導、節目內容,千遍一律都是美的訊息。從教妳如何選化裝品到保養肌膚、畫菕B穿衣打扮、減肥塑身無一不包,到底是媒體貼心婦女還是女性被媒體綁架了,女人被物化了。

  生活真是如此簡單明瞭了嗎?

  生活中除了打扮自身外還有什麼是我們迫切要學習、知道的?如辨悉事情的癥結所在。信心的建立不在外表的亮麗,是內在能力的展現。要尊嚴須先學會自重,不是單靠外表。美麗的外表只是開個方便之道。在知如何美容時,先知要有能力負担。

  女人追求美是人的天性無可厚非,更何況女為悅己者容。但它只是繁雜生活中的一個單環,並非生活的全部。人生不是還有多項功課須要我們去完成嗎?

  現今的社會都是一味的強調外觀的需求、重要,而忘了內層根基的紮實才是生命的能源,就如一座外觀建造得金碧輝煌、氣勢雄偉的建築物,如沒有裝置必備的軟體設備,那它只是座虛有其表,難以發揮功能的建築物。就如同一位漂亮的美人,如果只是徒有一張迷人的臉蛋,一付魔鬼身材,卻看不到內在的才倩,也看不到令人心折的涵養。空洞、乏味的人生內容,如何讓人讀妳千遍也不厭。

  當我們人生年華老去,難以動彈,能勾得起內心深處的那份情感。不會是外在的花花世界,也不再是對青春美麗的追憶。承起的是一片落葉、一朵鮮花、一本閒書和那悉洞悉生命真象的心。所以當我們在勤於耕耘外貌時是否也不要忘了往心深處探視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