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我的這學期

 呂明慧

  任何事都會過去!任何線索也都會留下,是令人玩味再三的美好追憶?或是不堪聞問的點滴?這些無非都只是告訴我們:這就是人生,人生就是這樣。這學期,無論公領域、私領域都如上所說,充滿了人生況味。私領域就姑且「存而不論」,反正時間久了,一切自然而然的雲淡風輕,此刻,我想談的是李朝進老師。

  早在民國71年時就去了李老師的「朝雅畫廊」參觀他的藝術創作,那時對他印象不深,因為當時整個目光全被另一位主角劉其偉所吸引。之後陸陸續續的看過李老師的作品,就屬「銅雕」最吸引我,那種剛毅、果決、好似毫不妥協又滿腔熱血的藝術創作,至今仍常縈繞腦際無法忘懷…。

  20年過去,此次詳讀李老師的文章,對於他的內心世界得以略知ㄧ、二,老師投入商場又重回教師生涯,畫風有了一些轉變,不再激昂、豪情而是偏向中間色的和緩,娓娓的訴說著生命的某些故事…。是歲月成長使然?抑或是浸淫在社會大染缸久了的必然?我真的無法找到答案。但可以確定的是李老師那段『掌聲、噓聲於我何有哉,與其在狂潮巨浪中扮演倏起即逝的浪花,我寧願做一條深山裡淺吟低唱的小溪』的自白,給了我很大的啟示,也讓我面對迎面而來的挫折與不安時,稍稍知道該如何自我調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