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探討次元空間的保羅克利

郭祐珠

        看克利的畫,總會讓我覺得,自己忽然變成了異次元的生物,周圍化成了奇妙的景;象,於是忍不住興盎然的四處張望著,愈看愈入迷。很多人說他的畫像跳躍的音符 (大概是因為他是個優秀的小提琴手),但比起音符,我倒覺更有一種科幻的味道,他以點,線,面與顏色,在畫布上巧妙的營造出如童話,如幻境般不可思議的空間感,好像透過一個不是在這空間裡存在的生物眼裡所看到的景像 。不知道克利是否真的是以探討次元空間的想法來作畫的,克利一直對宇宙有很濃厚的興趣,至力在探討它的奧祕,我想他可能把畫布當成了宇宙吧,克利說:(藝術不是要把看得到的東西再一次表現出來 ,而是為了讓看不見的東西得見而存在的),這可真是深逐謎題興解答吧。

         在看過他的日記後,發現他全身上下,帶著憂鬱與諷刺的味道,對世間的叛逆,隱隱流露在他的畫裡倔強與任性,但這也意味著堅持。

         很多科學家跟科幻小說都有一個假設,這個宇宙,存在著比三度空間更高次元的空間,甚至有十次元的存在。

         旅行在克利的創作中佔著很重要的地位,他以不停的旅行來延續創作的動力(這證明了黃廣志博士課中所提的與大自然學習,玄哉美哉大自然),59年的生命裡(9這個數字真的是難過的關卡嗎?)克利共畫了九千張畫 ,其中的約一千五百張還是他在最後不到兩年的時間裡創作的,算一算一天至少也要畫兩到三張。看他的作品可以發現,他一真致力於探索各式各樣的畫材的組和應用,尋找它們發揮在繪畫上的可能性 ,我想可能因為接觸了過多奇奇怪怪的東西,又加上長期的疲勞和缺乏睡眼,飲食不均衡,積勞成疾,,晚年的克利得了一種叫皮膚硬化症的病,疾病纏身的他竟能有這麼強大的創作慾 ,驚訝之餘更是佩服的五體投地。

         克利一生的作品油畫,版畫,水彩都表現得富有韻律性,畫面佈滿各種象徵與符號,似兒童畫著力於使記憶抽象化,與線條攜手同遊。

         有人說:畫家克利與音樂家克利是兩位一體!